每年的818,已经成为互联网汽车平台的重要活动节点。媒体报道显示,继去年狂砸几个亿霸屏全北京电梯广告之后,易车在今年与浙江卫视举办818晚会中,把烧钱撒币营销玩出了浮华的新高度。

易车818晚会开始前,一些汽车媒体人的朋友圈开始流传一张易车818专机照片,还纷纷晒出了定制的烫金机票。随后,易车官方视频号“易车精选”还特意发布了一支视频展示易车晚会人员在飞机上的“奢华体验”,均价数万欧元的罗曼尼康帝天价红酒、拳头大的鲍鱼海鲜、售价4亿的豪华公务机……资料显示,易车对媒体介绍,单单是此次包机,花费就高达0.5亿。

818浮华之后,易车还须清醒面对3大问题-天方燕谈

(图据网络)

撒币式营销带不来用户和利润的收割,反而带来高消费的质疑与不信任

高价包机、周杰伦登场,818的易车着实火了一把。但与之而来的是各方的质疑声:撒币式营销,是想干嘛?

公开数据显示,私有化之前,易车2015年到2019年,连续四年亏损,亏损总额累计44亿元。行业大环境也不容乐观,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28年来首次出现下滑。2019年和2020年,不少汽车厂商甚至出现了销量和利润双降的严峻形势,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最坏的时代。作为一家退市前四年平均每年亏10亿的企业,易车在割完投资人的韭菜华丽退市之后,2020、2021年,连续两年的高消费营销,能帮自己收割更多的用户和利润吗?

且不说过去几年亏损形成的巨额财务窟窿,易车的业务战略也呈现迷之操作。在外界看来,易车与汽车之家、懂车帝在业务方面有所区别。易车起步时主要面向B端客户,靠为汽车厂商做营销发家,在内容和C端用户上不具有优势,需要从外部购买流量线索。相比之下,在研发方面的投入逐渐减少。现在,易车把“营销”作为企业生存的最后稻草,但是激进的高消费营销方式,拉上危机中求生存的客户一起投入参与,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前的ofo共享单车、瑞幸咖啡、蛋壳公寓等等反面案例,犹在眼前。简单一句话,妄图以烧钱扩张寻求收割利润的企业,给行业留下的恐怕只有一地鸡毛。国家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资本无序扩张,搅乱市场秩序与经济运行的行为是零容忍的。原先通过融资、“烧钱”,滚雪球快速做大规模,然后推高估值、包装上市,在高点套现退场的那一套,在新监管时代下,还想要收割用户和利润,是行不通的。

CEO的天价年薪与易车近年的连续亏损,形成荒诞对比

抛开外部的撒币式高消费营销问题,易车内部的问题似乎更受大家的关注。首当其冲的,就是易车CEO张序安的天价年薪。媒体报道,2018年美国调查公司标普全球市场情报(S&P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以亚太地区的上市企业为对象,调查了最高经营者的薪酬。调查结果显示,时任易车旗下的易鑫集团CEO张序安,位列2017年亚洲高薪第二名,年薪达到1.13亿美元(包含股份及津贴在内的总额),约合7.79亿元人民币。当年张序安的薪酬,是恒大集团CEO夏海钧(第三位)的近2.5倍,是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第九位)的6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私有化退市前的2015-2019年,这5年时间易车连年亏损。网络名为“开甲财经”、“金融八卦女”的行业观察账号指出,易车上述5年累积亏损近44亿元人民币。而2018年易车创始人李斌辞去CEO一职后,张序安接任。仅以2017年张序安的年薪推算,这位易车的继任CEO,5年的年薪就可能超过39亿元人民币。有网友表示,“这钱差一点点就全对上了”,“感情这公司全在给这高管打工了”。还有网友爆料说,张序安是“业内有名的张八亿”。

818浮华之后,易车还须清醒面对3大问题-天方燕谈

(图据微博)

能够在亚太地区的上市企业里年薪排名第二,并且高达7.79亿人民币,不得不说这是天价年薪。张序安作为易车的CEO,年年拿着天价年薪,而他管理的易车却年年亏损,自然就形成了荒诞对比。外部是高消费,内部又有高年薪,如此高度紧张的资金链,易车从何处继续获取的资金续命?这成为了行业内外,日益关注的一个问题。

业务接连被举报,一边被要求整改另一边又在失去用户的易车去向何方?

资金的问题成谜,易车的业务也是长年遭人诟病。就在2021年8月18日当天,易车超级818汽车狂欢夜进行的同时,媒体报道显示,因为“违规调用通信录和地理位置权限”,易车再次被工信部通报,要求立即整改。

其实,C端用户粘性不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易车,易车长年大手笔营销,818晚会就是一个明面上的手法。可暗地里,易车为了短期利益违规调用用户通信录和地理位置权限。这种背离用户权益的做法,特别是在当前越来越强调个人私保护的法规、政策背景下,肯定会限制易车的发展。

818浮华之后,易车还须清醒面对3大问题-天方燕谈

(图据网络)

而易车旗下最被看重的金融板块易鑫集团,业务接连被举报投诉。投诉信息显示,从2018年至今,易鑫集团被投诉原因主要涉及“高利贷”、“套路贷”、“暴力催收”、“阴阳合同”等等。投诉人罗女士称,通过易鑫车贷贷款10万,每期还款金额为6258.97元,共分24期还款,共计需要还款15万元。根据IRR公示计算,该笔贷款利率高达51.96%。投诉人李先生称,通过易鑫车贷贷款36000元,在正常还款的情况下,无故被催收人员上门威胁其母亲,车主称,还了6期共计6882+保险押金2000+金融手续费2000+首付8000+上门催收费3000+一次性还款36000=57882元。投诉人吴先生称,自己车辆在易鑫车贷做抵押,评估价格4万多点,贷款到手后只有3万,每月还款1381,分36期。后来因故未能按时还款,车辆被莫名其妙抢走,打电话联系对方说要赎车,并且要多拿两万块钱……

818浮华之后,易车还须清醒面对3大问题-天方燕谈

(图据网络)

2021年8月8日,网上流传一份署名为“黄艳春”的举报信,标题是“易鑫犯罪集团套路贷举报信”。举报信里的大致情况是,黄女士从2018年就开始一直举报易鑫套路贷。她在当年通过湖南飞速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借贷金9.6万元,借款方式是押证不押车,车管所抵押登记,借款实际到账87420元。按照协议必须要六个月后才可以结清,黄女士在到第七个月的12月8日提出按照协议提前还款,要对方给出还款金额明细,对方不给出明细,并且故意拖过了还款日。然后在12月30日,黄女士被人拖走了车,收到法院传票她才发现自己借款时,签署的是融资合同,抵押的车子实际已卖给易鑫和飞速车贷,按3951元一个月租赁给黄女士本人使用。并且,每逾期一天,要多收500元。黄女士想要提前结清贷款时,才被告知要多出12万的金额,才能放车给她。看起来,黄女士所遭遇的事件,是套路贷和高利贷结合衍生出来的变种。

818浮华之后,易车还须清醒面对3大问题-天方燕谈

(图据网络)

早在2018年开展的扫黑除恶行动中,警方就明令禁止车贷平台在催收过程中以任何理由拖走借款人车辆的行为。2019年公安部开展扫黑除恶行动严打各地“套路贷”行为,其中包括向借款人无故收取高额砍头息及高额逾期费用等等。易鑫车贷作为易车网旗下控股公司,无视监管三令五申,长期涉嫌套路贷、暴力催收等行为。2020年易车私有化退市以来,用户隐私泄露、流量造假、公司内斗等风波,更是不断困扰着易车。媒体报道,2021年7月易车还因“流量劫持”与淘宝对簿公堂最终以败诉告终,并被最高人民法院以维护市场诚信、惩治网络流量造假典型案例,写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法院工作报告。

正是由于接连被举报,业务长期陷入丑闻,很多用户可能很难继续信任易车。而易车旗下的易鑫集团股价两度腰斩,在2017年上市时创下10.18元港币的最高价格之后一路下跌,2021年至今的最高位仅3.74元港币,最低竟然低到了1.58元港币,市值仅有102.22亿港币。

818浮华之后,易车还须清醒面对3大问题-天方燕谈

(图据自选股App)

易车必须对业务情况和行业形势,保持清醒的认识。不能被818晚会之类的喧嚣浮华蒙蔽了眼睛,选择性的看不到撒币式营销、CEO为首的高额年薪带来的资金链内外高度紧张,随时有可能导致断裂。而业务长期以来在C端用户粘性不足,金融业务丑闻不断并且侵害广大用户的权益……可能是易车面临的更大生存考验。